梨酒。

bilibili ID:君可见思无邪
QQ:2915853014
感谢!!!

【杰佣 探案向】罪 与 光②

  奈布躺在床上,看起来是安静的睡着了,可大脑正在飞速的思考着案子。
  
  女性,富有,身上多处刀伤,如果没猜错连作案手法都一样,先把被害人勒死在下手。这已经第三起了,每起案子平均间隔20天左右。之前两起在D区,这次在C区......
  
  “嗡嗡——”手机的来电提示。
  
  “喂?”“解剖过胃了,还有剩余食物残渣,遇害时间6:30-8:00。身上刀伤少部分是刀划的,大部分是砍的,而且砍得很深,有些伤口都伤至骨骼了,特别是脸。”青晨知道他性格,直接开门见山。
  
  “辛苦,谢啦。哦对了,现场那有什么发现?”“你指望程华能查出个什么来?这个点指不定在哪混呢!他不就那样,摸摸鱼划划水,案子能压就压。”
  “...呵。”奈布苦笑着摇摇头。“看来明早我还得去一趟。”
  “你还是找个助手吧?要不太累了。小李怎么样?也算带新人了?”青晨建议道。工作这么多年,无论何时奈布都独来独往。大家都以为奈布自恃清高,也就不和他来往了,可青晨陪他这么多年,只有她知道,没人愿意也没人能走进奈布心里的那扇门。。
  
  连她都只能在门外守着。
  
  “他?他就是个毛头小子,太嫩了。有些场合也会吓着他。”“新人都要磨练嘛!”
  “唉,算了算了。”想起今天在车上小李孩子气的想法,奈布无奈的笑笑。有些东西还是别太早让他知道的好。
  
  “那你早点睡,不打扰啦!晚安。”“晚安。”
  
  躺在床上的奈布重新闭上了眼,可这注定是个不眠夜。
  
  第二天清早——
  
  奈布一大早就到达了现场,昨天人多也乱,都没有好好勘察,错过了很多细节,说不定就有关键性的线索呢?
  
  尸体已经运走了,可一地的血迹还留着,看起来还是有些慎人。
  
  奈布在屋子里走动,进到了卧室。一张双人床,床头柜上有一个倒着的相框。奈布拿起来看了一眼,一个戴着眼镜的男人怀里抱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男人看起来斯斯文文,看起来是位商人,女人很漂亮,太美了,美的有些不自然。两人笑得都很开心的样子,女人更是,只不过不知道究竟是为了什么笑。
  
  是幸福的爱情吗?还是身上挂满的名牌?
  
  奈布拍了照片发给小李。“查一下照片上的男的。”
  
  奈布以为要等一会才能收到回复,没想到几分钟后就收到了发来的资料。资料找的很全,连之前找了几个网红女友都扒出来了,还附上了对这些的“石锤”。
  
  奈布抽了抽嘴角,不只是该夸他还是该骂他。
  
  花了几分钟粗略翻了一下,挑出了重点。
  “某上市公司老总,前天去国外出差,17年与姜琪结婚...姜琪?是受害者吧?有意思了。”
  
  这条信息可说明了太多。首先,排除了她老公作案的可能性。其次,一个人在家闲着也不会穿那种衣服,肯定是想找婚外情。整个M城也没几个比她老公还有钱了,那么她绝不是为了钱。这直接说明了是包养还是被包养。
  
  奈布觉得有一天线慢慢清晰了起来,可自己却抓不住。
  
  “你醒了?醒了就赶紧过来干活!”奈布发微信催促小李。
  “好的!马上到!”奈布隔着屏幕就感觉到了小李手忙脚乱的对手机敬了个礼。
  
  半小时后——
  “队长好!”小李工工整整的敬礼。
  “嗯。这垃圾桶怎么这么干净?”
  “哦,昨天程警官把垃圾桶内的东西带去化验分析了...我看见里面有...有...”小李支支吾吾的,可就是说不出下文。
  “有什么说!”奈布皱着眉头喊了一句,小李都快吓哭了,赶紧全说了。
  “里面有避孕套,还,还是用过的。我本来想昨天告诉您的,但程警官不让...所以就...”
  
  奈布打住,闭上眼捏了捏眉心。这程华怎么就阴魂不散呢?
  
  “让你调查的怎么样了?”
  “昨,昨天我把周围邻居都问了一遍,只有一个能提供线索,他说......”
  奈布看了眼时间,9点。应该醒了。
  “你带我去找他。”“好,好的。”
  
  小李带奈布去了对楼,敲开了一扇门。
  门开了,走出来一个男人。
  
  他生得俊朗,高高瘦瘦,只是看起来很久没刮胡子了,身上穿的睡衣给人一种慵懒的感觉。目光里有一丝玩笑的意味,在奈布身上游走。
  
  “咳。”奈布被这种目光看的很不舒服。
  那人先发话了。“你们是...警察?”
  “对。”奈布顺手出示了证件。
  “哦~我昨天在家呆了一天,打游戏累了就会看一眼楼下。据我所看见的有三个人,一个是快递小哥,进去5分钟就出来了,一个是一个男人5:30点进去的,出来没注意。还有一个男的,7:30进去的。后面的就没注意。”
  
  奈布看了他一眼,发现他也在看着自己...准确来说是盯着...
  
  “时间没错?”“没错。我这几个时间都吃到鸡了!”他有些得意。
  
  “一直住这儿?”调查完都会“拉拉家常”,看能不能再套出点什么。
  “不,才搬来一星期。”
  “一星期?”
  “喂你别用这种眼光看我!我闲的没事去杀人啊?”
  “别急啊,也没说是你。做什么职业的?”
  “自由职业者...你也可以认为我是无业游民,我不介意的。”他勾着嘴角,自嘲的笑笑。
  
  “......好的,谢谢你的配合。请问尊姓大名?”
  “哈哈破案了送小红旗是吗?好吧...”他整了整自己的睡衣,和奈布握了个手。
  
  “你好,我叫杰克。”

【杰佣 探案向】罪 与 光 ①

“队长,有新的线索了!”一位样貌年轻的小警员拿着记录板,隔壁下还夹着一摞文件袋,匆匆追上前面那黑着脸赶路的男人。

“说。”他丝毫没有想要停下来听他说完的意思。

“C区,住宅楼414号房有一具尸体,女性...呼...身高168左右,身上有多处刀伤。”速度有点快,小警员竟有些喘,可眼前的人没有一点想停下等他的意思。没办法,自己只好小跑跑着跟上。

“准备车。我要去现场看看。”男人突然转身对他指挥到。
“啊?哦,好的!”小警员下意识立正敬礼。
“另外,”他又回过头说了一句。“该运动了。”
“好...好的...”小警员窘迫的点点头。

车上——
车内一片安静,安静的让人觉得有些压抑了。小警察正苦思冥想着要不要说点什么来打破这尴尬的气氛,可队长却先开口了。

“新来的?”
“嗯!不算实习期,这是第一个月!”小警员兴奋的回答。
“怎么想到要来刑侦队的。”明明是个疑问句,可平淡的语气硬是讲疑问变成了陈述。
“从小看电视上他们拿枪抓坏人就觉得老帅了,所以长大就一直想来刑侦队,嘿嘿~”小警员孩子气的想法一下让他与他自己身上哪套成熟稳重的警服显得格格不入起来。
“是吗...”
“队长到了!”小警员赶紧解开安全带下车,为队长打开车门。
“谢了。”队长下了车,拍拍他肩表示谢意,然后就往犯罪现场走去。

“呦!这不是奈布吗?呸呸呸,现在该叫奈队了对吧?”一进入现场就看见了奈布最不想见到的人,程华。同一所学校,同一届毕业,同一批入职,可奈布已经是刑侦大队队长了而自己却还是一不大的小官,论级别奈布还是自己上司,所以他是怎么都咽不下这口气,一见面就忘不了挖苦奈布几句。

奈布也懒得回他,直接去看尸体了。
见到尸体,经验丰富的奈布也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实在是...太惨不忍睹了。

身上一道道的刀痕,有深有浅,从头到脚几乎没有一处完好的,容貌也毁的看不清了。至于衣服...身上仅有一件情趣内衣,穿和没穿一个样。

奈布叹了口气,拍拍手站了起来。
站在一旁记录的法医看见了奈布,过来打个招呼,“要做伤痕检测吗?”
“看起来跟前几起差不多,但为了以防万一,还是辛苦你了。”

“额...有什么想法吗?”法医青晨问。
“死者都为女性,并且都...蛮有钱的。”奈布环顾这金碧辉煌的装饰,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从那一柜子的LV,GUCCI就能看出。”青晨点点头。
“你们女生对这些比较了解啊。”
她耸耸肩:“不,是对这个比较敏感。”她拇指和食指搓了一下,做了个数钱的手势。
“...哼”奈布没忍住轻轻笑了一声。
“好啦,还有呢?”
“凶手是男性,并且与死者关系不错,可能是情人之类的。从死者穿着就可以看出来,如果不认识,也不会这么开放。凶手不是仇富,就是仇女。”
“为什么不仇男呢?”青晨半开玩笑的问一句。“有可能他打不过男的所以不下手呀!”
“唔...有道理。看来犯罪侧写可以加一个条件了。”
青晨笑了笑。

“队呕......”一阵呕吐声吸引了奈布注意,他嘲声源出看去,发现竟是那个小警员。
毕竟他是第一次看见尸体,还是这么不正常的,吐也在所难免。

奈布贴心的等他吐完。
“有事?”“您的警官证落车上了。”小警员毕恭毕敬的双手交上。
“谢了。”奈布接过证放回口袋。“你,去调查采访一下这附近的邻居,小卖部等,看看有没有关于凶手的线索。”奈布看小警员又要吐,赶紧让他出去。
小警员听见后仿佛抓住救命稻草一般,头也不回的往外冲。
“等等,你叫什么名字?”
“我姓李,叫我小李就行!”说完小李就没影儿了。

“要不你先回去休息吧,这几天案子搞得也没睡好吧?”青晨建议到。
奈布答应着,又想说什么,可被打断了。
“停——我明白,该测数据的都会测,有新线索第一个告诉你。去吧!”青晨挥挥手。
奈布比了个ok,走了。
青晨看着奈布的背影,笑着摇摇头。

确实。
你们看!我可以发语音哎!

【杰佣 番外】喂!什么鬼?!

“杰克!我回......来了。”隔了几年,还是没习惯一个人生活。下班后回家打招呼竟成了惯例,只是无人应答,还是会觉得心里隐隐作痛。

想杰克刚离开的那几天,奈布整宿整宿的失眠,上班时也衣服怅然若失的样子,不知被领导批评了多少回,奈布索性辞了职,把自己关在家中。朋友担心他,硬把他拉去找了工作,谁知他一工作就特别卖力,其他同事早早下班了,他还在加班。有人问他,为什么不早点回去?奈布就笑笑:“家里就我一个人,不急。”

“你这是何苦呢?”熟悉他的好友劝到。


奈布没说话。因为他也想不明白,这是何苦呢?为什么,就是忘不掉他呢?

可就是忘不掉啊。

“哈哈哈哈哈哈你打不过我吧——”


奈布从思绪中抽出,赶紧接起电话。


“喂?”“喂!儿子啊?”


“妈?怎么了?突然打我电话?”


“唉呀,你还说怎么了?今年过年,你回来不?”


“妈,公司这忙。可能回不去了...”


“哦...那,那没事!你忙,你忙!忙点好!”


“妈...”“没事儿!我先挂了哈!”

挂断电话,奈布一下又感觉到了那种紧紧包裹着自己的孤独,好像自己坠入泥塘,一点一点向下沉,自己在泥塘挣扎渴望有人能拉自己一把...远处好像有人走近。“他要帮我吗?”奈布伸出了手,那人也伸出手。

“就差一点了...就差一点...啊!!”奈布惊醒,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大概是太累了吧...”

“嗡嗡”手机短信的提示音,奈布点开:

请问是奈布先生吗?您有快递请下楼签收!(^_^)

我没有买东西啊?是不是送错了?

可是上面的电话就是这个啊?您不签收我会很难办唉...

......好吧。

奈布一头雾水,可还是下楼了。下楼的过程中,奈布总觉得这场景好像在哪见过...

“好熟悉啊...”

楼下——


“你好,请问我的快递?”眼前带着帽子的人两手空空,奈布不免有些疑惑。


眼前人摘了帽子,奈布惊讶的看着他。

“嘿嘿,快递当然是我啊!”杰克坏坏的笑着。


【杰佣 完结】喂!什么鬼?!⑩

刚才还在逞英雄的杰克走半路上就吐了,在哪晕晕乎乎的说着胡话。奈布也不能丢下他不管,抗着杰克往宾馆“挪”。

“奈布啊,以后...以后谁欺负你,跟哥说!哥,嗯...哥罩你!”杰克摇摇晃晃,拍着胸脯对奈布保证道。


“你可拉倒吧。”奈布翻了个白眼。


“喂!你怎么...怎么不信呢!”杰克急了,挣脱开奈布,东倒西歪的往前走了两步,站在奈布前,看着他:“我说真的!以后啊,我...我陪,陪你!”说完后酒劲就上来了,杰克凭着仅剩的意识,跑到路边,抱着垃圾桶哇哇一阵吐。


“这不是醉了,而是喝坏脑子了。”奈布看着抱着垃圾桶的杰克,果断下了定义。

杰克吐完就倒在一旁不省人世了,奈布见他算是走不了了,只好背着。


“你说你咋这么重呢?”背着杰克的奈布吐槽。“你该减减肥了吧?”


“机器人的体重是固定的...而且我比你轻...”


“???你再说一遍?”从第一天开始,隔了这么久,奈布再一次有了把他丢下去的冲动。


“奈布...”


“嗯?”


“我喜...喜欢...”


“什么?”


“Zzzz...Zzzz...”

“...唉”

回到宾馆奈布把一摊的杰克扔到了床上。

“你说你都这么大的...“人”了,还真不能让我省心。”“嘿嘿...”身后传来杰克没心没肺的笑声。

“还有脸笑?”奈布把杰克的外衣脱了,发现杰克的脸一片红,只当他喝醉了,也没在意。可过了许久,杰克也没清醒点。奈布觉得不太对劲,一摸他的额头,滚烫的。

“喂!没事吧?”奈布着急了,却毫无办法。“发烧了吗?”人发烧还有办法,机器人就不知该怎么做了。奈布不敢随意给杰克喂药,只能将冷毛巾敷在他额头上,希望可以退烧。冷毛巾一块儿接一块儿,还时不时给杰克盖好被子,不熟练的手忙脚乱中也透露出奈布的细致与对床上人的担心。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奈布不断念叨着,急得团团转,可还是想不出方法。“机器、机器...会不会要充电?!”奈布把杰克翻了个身,拖近床头的充电接口,连上了数据线。

可眼前人依旧不见好转,而且充电提示也不见有任何反应。

“操!”奈布无处发泄心中的急躁,只能重重锤了一下身旁的墙壁。这么多年一个人生活,无论大小事都学会了冷静处理,这还是时隔几年第一次感到手足无措。

“上次情绪失控,是因为什么呢?”奈布想不起来,觉得头疼的要炸了。

“...奈布。”杰克费力的略微弓起身子,感觉舒服些了。“我...我这里...好痛...”杰克的手指着心脏的位置。他说的每句话都感觉喘不上气。“好像...我好像...要没电了...”“为什么充不上电!!”奈布吼着,眼睛血红,眼泪在眼眶。“大概是...因为...我是实验产品...吧...哈哈...”杰克扯了扯嘴角。“...什么时候了,你还要心思开玩笑...”奈布突然觉得好累,他好像真的无能为力。

“哈哈哈哈哈哈你打不过我吧!——”

久违的电话铃声想起,奈布接起,对方是一个合成女声:“请问是奈布先生吗?”奈布想回答,可对方并没有给他回答的时间。“我公司有一款试验型机器人免费赠送与您。机器人的试验期即将结束,特来通知回收时间。”

“回收?不!我不同意!”“回收时间为明日早上8点。如有打扰请谅解。”“不行!杰...机器人挺成功的,你们不用回收了。”

对方终于沉默了一下,但又响起那冷冰冰的声音:“回收时间为明早8点。再见。”

奈布再想说什么,可手机里传来滴——的提示音。对面挂机了。

怎么会这样......

奈布想着与杰克的生活,从开始的不能接受到后来慢慢的熟悉,好像很长时间,可明明这么短暂。再到现在的舍不得...为什么会舍不得?

“只是一个机器人啊!”奈布的声音有些颤抖。

只是一个机器人而已啊...

可为什么心还是痛呢?

“杰克...”奈布附在杰克的耳边,轻轻的对他说话:“我,喜欢你。”

为什么会想哭,为什么会舍不得?

因为我喜欢你啊。

可我知道了答案,你却要走了。

奈布紧紧握着奈布的手,坐在床边睡着了。

惊醒时,奈布躺在床上,杰克早已不知去向。

桌子上留着一张纸条:“再见。还有,我喜欢你,应该我先说!”末了,杰克画了一个小小的微笑。

奈布的眼泪一滴滴落下,打湿了纸条。

竟然连道别都不肯当面好好说吗?

真是...令人讨厌...

有什么居老师驾驭不了的发型呢?

欣赏一下居老师社气向的美颜吧!(。ò ∀ ó。)